教育部:让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


  10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举行的记者会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回答有关“农村教育”的提问时表示,中国农村教育是我国教育发展的短板,办好农村教育,关键在教师。

  据介绍,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对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作了全面部署。“由于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城乡差距的存在是客观的。作为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教育的城乡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袁贵仁表示,“加强农村教育,关键是要把农村教师队伍建好,建好的根本是农村的教师能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

  通过提高待遇等八措施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

  袁贵仁介绍,教育部计划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加大对贫困地区、贫困乡村的转移支付,推进各地新出台的优惠政策尽快落地落实。

  统一城乡教师编制标准。由于长期的城乡二元结构,过去城市的生师比编制标准高,然而农村的生师比标准普遍偏低。“解决乡村教师编制问题,首先要统一编制标准。”袁贵仁认为,要结合农村教育的特点,使得农村学校逐渐拥有和城市一样的生师比。除了生师比之外,推行统一标准的过程中还需要照顾一些规模较小的学校和村小,同时还要参照班师比。

  切实提高乡村教师待遇。袁贵仁介绍,这项工作在几年前已经在连片集中贫困地区做了安排,惠及了几十万名乡村教师。今年开始要对所有的乡村教师都进行生活补助。“同时也要拓展农村乡村教师的来源渠道,多方面源源不断地为乡村教师充实新生力量。”

  加大乡村教师培训力度。要让教师留在基层一线工作,需要充分激发内生动力,提高教师的业务能力素质和师德水平,建立乡村教师荣誉制度。还有,各地教育部门还要推进和推广乡村教师县聘校用,使他们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和发展通道。

  除此之外,还有职称评聘要向乡村教师倾斜、城镇优秀教师向农村轮岗交流等共八项措施正在陆续推进。“目前全国31个省(区、市)都已开始推进实施方案,相信经过一段时间,我们会把乡村教师队伍建好,会把农村教育办好。”袁贵仁说。

  当被问及农村留守儿童数量增多影响农村教育发展时,袁贵仁表示,教育部门可从三方面着手。首先,可以从安全问题、生活问题入手,优先满足留守儿童的生活需求。其次,加强对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教育,创造条件使孩子能够通过电话、视频经常和远在他乡的父母沟通交流。最后,任课老师保持和家长的沟通、联系、合作,及时地告知家长孩子在学校学习生活的状况,让他们了解自己孩子的表现。

  使用全国高考统一命题试卷的省份增至26个

  面对记者提问能否实现高考全国统一命题的提问时,袁贵仁表示,2014年国务院在深化考试制度改革的时候,明确提出,从2015年起增加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的省份,到今年,原来16个省份命题的自动申请退出了11个,还剩5个,就是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也就是说,明年将会有6个命题中心,一个是国家的,还有这5个省市。

  袁贵仁表示,现在除了5省市之外,还有26个省份的命题都选择国家统一命题,但并不是一张卷子。因为现在各省使用的高中教材不是一套。各省高中课程的改革、教学模式的改革也不尽一致。因此,题目是由国家命题中心统一命制,但是它会遵照全国的课程标准和各省教育教学的实际情况,也可能有5个省份选一份卷子,也可能有10个省份选了一份卷子。

  至于将来会不会过渡到一个命题中心、使用一份卷子?袁贵仁表示,将来要由实践来提供答案,最终要看这几地命题的情况和群众的反映。教育是周期长的工作,要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比较。

  对中国高等院校改革方向的问题,袁贵仁表示,中国高校的转型发展,实质上是中国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我们已达到40%的毛入学率,现在中国有2500多所高校、3000多万学生,居世界第一。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发现,中国的高等教育结构不合理。”袁贵仁介绍,不合理表现为培养理论型、学术型人才的学校比较多,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学校比较少,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

  我国教育发展总体水平已进入世界中上行列

  关于中国教育发展的总体水平,袁贵仁表示,2015年是我们国家《教育改革发展中长规划》实施5周年,也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在这个重要的节点,教育部邀请独立的第三方对中国的教育发展进行评估,评估的最主要结论是:中国教育发展总体水平已进入世界中上行列。

  主要体现在三个关键数据:第一,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为75%,达到世界中上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第二,小学净入学率99.9%,初中毛入学率为104%。中国九年义务教育普及率超过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第三,高中阶段毛入学率为87%,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40%,这两项都高于世界中上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