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耕:大爱传道,立德树人


    舍得之间,大爱无疆

我至今珍藏着王伟江和王建超到且末之后的第一个教师节,写给我的一封信。5000公里的长途颠簸,五天四夜的困顿疲乏,第一次远离父母的思乡之苦,没有消磨他们执着、乐观的精神。信中说,“这里的领导对我们非常重视,县委书记、县长盛情接待了我们,请我们吃的是烤全羊,那真是整个烤熟的!”“且末二中的教学条件,今年最艰苦,操场太小了,我们只能上一些简单的体育项目。现在建超教初一,7个班,我教初二,6个班,还有初三两个班。明年的教学条件就好了,三栋教学楼就要竣工,操场、体育馆、篮球场等体育设施都会齐全”。在信中,王伟江还调皮地写到:“老师,这里的烟品种少,因为我特爱吸烟,啤酒很贵,幸亏我没有酒瘾”。

每当我读起这封信,思绪一下子就会回到2000年暑假前那难忘的场景。那是一个酷热的上午,体育系学生王伟江和女友王建超来找我,说他们很想响应学院党委号召,报名去新疆支教。在保定学院体育系教师群体扎实的教风和学风培养下,王建超这位河北省优秀大学毕业生、中共预备党员,当时已经考取河北师大专接本,王伟江专业素质也非常过硬。如果去支教,那就意味着王建超必须舍弃专接本这样一次人生难得的机会,也意味着王伟江必须舍弃在内地找到较好工作的机遇。我问他们,你们真的想去新疆支教?老师,我们是发自内心的!那就好!要相信自己的选择!在谈话中,他们说起我在邓小平理论课上讲到的“两个大局”以及中央开发大西北的战略决策,我激动起来,对他们说,你们有远大志向,有青春梦想,不论走到哪里,都会闯出一片新天地。

尽管王伟江和王建超和其他支教同学一起,确如红柳和胡杨树一样扎根于南疆, 尽管依旧是那么执着,那么乐观,但困难一个个接踵而至。最让王伟江和王建超难道忘的是南疆的大风和沙土。刚到且末的时候,条件非常艰苦,他们住的宿舍是平房,门窗密封不好,每年不约而至的沙尘暴骤然袭来,宿舍里的锅碗瓢盆、被褥上都是厚厚的一层尘土,平素非常爱好干净整洁的王建超,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南疆的大风天气,尘土飞扬,屋里屋外几乎一个样,睡觉都要把头蒙在被子里才能安然入眠;后来买了楼房,门窗是双层玻璃的,可是每次沙尘暴来时,房子里也还是一层土。但这还不是最揪心的,毕竟他们早已习惯了南疆的环境和气候,风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算什么。

最让他们揪心的,是结婚后第三个年头降生的孩子。为了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和管理工作中去,王建超做出了一个普通母亲难以承受的决定,把刚满7个月大、正咿呀学语的孩子送回老家,由王伟江父母抚养,直到快三岁时才接回身边。两年多的骨肉分别,让这位坚强的母亲承受了更多痛苦的磨砺,普通孩子所应该享受的母爱,在他们的孩子这里却成了眼巴巴的奢望!他们不能随时回家看望自己的孩子,因为这里有更多的孩子需要他们,想孩子的时候只能打电话,泪水在眼里打转儿,但又怕孩子和老人觉察,只能强作笑颜。说起老人,王建超和王伟江更觉得亏欠父母太多,万里之遥,不能在身边尽孝。双方四位老人都快70岁了,每次生病住院都不让家人说,怕他们牵挂。王伟江说老人只有一个心愿:你们努力工作,干出成绩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报答。说到这里,这个开朗的小伙子的声音有些深沉。

南疆的风沙磨砺,母校和父辈的期望、且末各族学生和家长的信赖,给王伟江和王建超增添了些许沧桑,更赋予了收获与成熟。支教以来,他们先后荣获州、县、校三级总计25项荣誉,王伟江被提拔为且末中学总务处主任,2013年还以优异成绩荣获全自治区第三届体育教师基本功技能大赛一等奖。提起他们的敬业和奉献,王伟江说:“我和建超没有什么感人的事,就是一名普通的教师,教书育人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十四年过去了,王伟江和王建超依然保存着支教前我送给他们的一个笔记本,扉页上写着我的四句赠言:“青春无悔、只争朝夕;修身立命、不虚此行”。他们以实际行动做了精彩的回答。

雪域高原,自强不息

送别了第一批援疆的学生之后,保定学院几乎每年都有胸怀天下的莘莘学子、毅然放弃在内地的优厚工作机会,把自己火热的青春燃烧在祖国最需要自己的地方。2002年,又有多位同学决定去支援西藏,这其中就有我教过的闫俊良和岳刚。

闫俊良是中文系99级专科生,在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和严谨治学传统的中文系教师群体培养下,闫俊良专业基本功非常扎实。他家境贫寒,学习勤奋,酷爱读书,也很爱买书。他曾经跟我说起,他的最大梦想,就是做一个学富五车的中学老师。正是带着这样美好的意愿,闫俊良和其他同学一起,响应学院党委的号召,毅然决定赴西藏支教。时至今日,已经是南木林二中教导处副主任的闫俊良,还清楚地记得2000年暑假前在南校区办公室,我和他的一次关于人生的彻夜长谈;还记得临行前的晚上,他和老父亲爬上六楼,来到家中和我话别,并感谢我给予他精神和物质帮助的温馨场景。

岳刚也是99级中文系学生,现任南木林一中副校长。曾荣获自治区“国培优秀班主任”称号的他,在电话中激动地提到我第一次给他们班上“毛泽东思想概论”课的往事。他说,老师,你还记得不?那天清晨我踢球摔伤了,第一节就是你的课,我让其他同学帮我请假,没想到课后你到宿舍来看我,问我哪伤了?伤的怎么样?你说我年轻,很快就会好,恢复期间要适当运动。我当时特别感动,当下就记住你了,你是一位好老师,后来我想,将来我也当这样的老师。

闫俊良和岳刚到了西藏之后,给我写过几封信,谈到了雪域高原的艰苦磨砺。下面截取几个片段:

到藏。“到了日喀则。我们的高原反应来了,根本吃不了饭,头疼的要炸开,身上直冒汗,脸煞白,心慌气短,恶心想吐,心跳像打鼓,足有120多下,而且又响又急。腿,就像灌满了铅。宿舍在三楼,我每上一个台阶就要休息一下,花了将近二十分钟。”“当晚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就感觉胸口压了块大石头,喘不上气来。”

分配。“我们被分配到南木林县的一所中学任教。走的时候,被带上了一辆绿帆布篷的蓝色东风大卡车,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苍凉,甚而落了几滴伤感的眼泪。但既然选择了这里,无论条件多么艰苦恶劣都要坚持下去。”

住地。“我们被安排在县城边上的‘老车队’的一个院落里,这里有两排平房,都是土坯房子。前一排房顶覆盖的是树枝和茅草,再加泥块,后一排则是铁皮顶子。雨天时,房子会漏水,滴答声不断;晴天时,房顶上会掉土,老鼠和蜘蛛是常客,经常会听到女老师的惊叫,我们就帮忙逮老鼠。住在这里的山脚茅屋中,真有一种与世隔绝之感。”

生活。“学校被大山遮挡,最晚的时候要11点钟太阳才出来。只有这段时间风小点,可以在户外活动一下,下午两点就开始刮风,很大。起风的时候,尘土就像窗帘一样把阳光遮住。”“日喀则地区地势高,气压低,煮面条都需要高压锅,燃料只有牛粪,饭菜常常做不熟,只好生吃。”

工作。“步入校园走上教师岗位的第一天,面对着一张张山里特有的红扑扑的朴实的脸和那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我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突然重了好多。刚接手的第一批学生是初二(5)班的学生,为了做好工作,我利用业余时间深入学生宿舍,找学生聊天,了解他们的生活及学习状况。通过和学生交朋友,我制定了有针对性的教学方法和策略。”

到西藏之后的第一个教师节,闫俊良从万里之遥、海拔4400的雪域高原打来电话,向我祝贺节日。我问他能不能适应,他说现在好些了。我叮嘱他一定要坚持住,要和藏族同胞藏族孩子打成一片,要好好学习藏语,为民族团结作出自己的贡献。和闫俊良通话结束时,我又从他这里,要了岳刚办公室的电话。叮嘱他,脚踏实地实现他的梦想---当一位好老师。老师,我一定会的,颇有些内向的岳刚坚定地说。

青春无悔,大道无垠

十几年来,王伟江、王建超、闫俊良、岳刚等这些可敬的同学们,以优秀的品格和坚忍不拔的毅力,牢记人生的价值、责任和使命,不负母校领导老师们的重托,深深扎根在南疆沙海,扎根在雪域高原,用自己最美好的青春书写着无悔的人生。

他们爱国,承载着保定学院创始人严修所倡导的“启钥民智,砥砺贤才,胸怀国是,献身真理”的精神,薪火相传;他们肩负着 “七·六”护校斗争英雄群体用鲜血熔铸的“爱国进步、爱校爱生、追求真理、勇于奉献”的“红二师”精神,躬行践履。为了放飞理想,他们毅然决然响应党委号召,到祖国最需要、也是最困难的西藏和新疆去支教,为边疆的教育事业,为开发大西北,为加强民族团结和巩固边疆稳定做出平凡且伟大的贡献。

他们敬业,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坚守支教岗位。到西藏之后的第一个除夕之夜,他们不能和家人团聚,只能打电话给父母。岳刚说,当时青藏高原信号太差,手机不能用。他们就用一部座机轮流打。打电话时,都尽量回避他人,给每个人留下私密空间。谁也不知道他们在电话里和家人都说了些什么。打完电话回来,总是先沉默好大一会儿,怕自己流泪,更怕互相感染。

他们诚信,面对母校领导老师们的希望和寄托,在严酷的自然环境和困难条件面前,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退缩,没有一个掉队。为了恪守庄严的承诺,他们把全部身心投入到祖国边疆的教育事业,真正做到了公而忘私、国而忘家。闫俊良告诉我,有一次,他两个月没给家人写信,家人着急发来了电报,在百忙中,闫俊良回复了人生中唯一的一封电报,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向父母传递着平安:“一切都好。”我为闫俊良竖起大拇指,他说:“没有啥,都是普通人,做点本份的事而已!”

他们友善,面对维族和藏族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用友好和善良,赢得了藏族、维族学生和家长的高度信赖,用爱心谱写着民族团结的新篇章。岳刚的工作日记里,记载了藏族学生格桑央吉。这个初一、初二学习成绩都平平的孩子,家长放弃供她读高中。孩子却对高中学习充满渴望,岳刚终于做通了家长的工作,格桑为报答老师,经常在寒冷的楼道刻苦学习。057月,以优异成绩考取日喀则第一高中。这个纯朴的小姑娘,从自家带来满满一书包土豆答老师。2012年夏天突发地震,岳刚组织一个个学生安全离开教室,突然,一个叫格桑曲珍的学生却向他跑来,急切地拉起他的手说:“老师,我们一起往外跑吧!”那一瞬间,民族情谊的热流暖透了他的心。

“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群体”的近百名同学,以实际行动见证,诚信缺失在广袤无垠的沙海中没有市场,拜金主义在圣洁的雪域高原上难觅踪迹。当年,我们思政理论课教师,教书育人,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今天,“西部支教优秀群体”这些感人深挚、催人奋进的先进事迹,反过来又为我们的课堂教学增添了最丰富、最朴实和最精彩的内容,成为我们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最好的案例、最生动的教材和最优秀的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