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桂枝:用坚守实现梦想


 最初的梦想

2000年,有1000多名学生的且末中学却只有四十多名老师。当辗转奔波五天四夜的我们终于到达且末县时,看到的是校门口洒上清水的小路,排着整齐队伍的老师们和一张张热情的笑脸,立刻,我们有一种到家的感觉。

当内地学生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上课时,这里的校舍只是几处低矮的破旧土坯房。孩子们一见我们就热情地围上来问这问那,望着他们纯净的眼睛,我们感受到——学生需要我们。因为需要,我们的付出义无反顾。因为需要,梦想在坚守中扬帆起航。

庞胜利,是保定学院2000届政教系毕业生。毕业前夕,父亲已经为他在涞源县联系好了工作单位。4月初实习时,庞胜利把自己要去新疆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一直保持沉默。他是父亲最钟爱的小儿子,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与她相依为命,他能读懂父亲沉默的含义。可最后,他还是放下了一切,踏上了西去的列车。2001年春节,他第一次回老家,把且末的情况详细告诉了父亲。这位1955年就入党的退休老干部鼓励自己的儿子:“既然那里缺老师,你就去吧,我现在支持你。”如今,老师的父亲已经82岁高龄了,他经常对儿子说的一句话就是“在新疆,安心工作,不要过多挂念我。”

青春,在哪里都会燃烧,但我们选择了把光明留在远方。因为我们是教师,我们选择了教书育人,说不上奉献,更与伟大无关,我们只是在做着一名教师应该做也必须做的事。

追梦的道路

做一名优秀教师,是我们不懈的追求。刚刚走出学校大门时,没有多少教学经验。而教师,仅靠热情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一点点探索、积累。

井慧芳,保定学院2000届中文系毕业生。她刚来且末任教时,由于性格内向,一上讲台就紧张。为了尽快让自己成熟起来,白天,她一有空,就钻进教室听老教师讲课,下课后再与他们交流。一学期下来,学校规定每个教师听10节课,她竟然听了40多节。到了晚上,回到宿舍,她就把吃饭的桌子当讲桌,几个凳子当学生,一遍遍地练习。很快,她就能自如地站在讲台上,熟练地驾驭整个课堂。她并不满足自己的进步,又从微薄的工资中挤出一部分钱订阅教学杂志,深入钻研,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学风格。如今,她已连续担任了四届高中实验班的班主任,成为高中语文教学骨干教师。

荀轶娜,保定学院2003届英语系毕业生。刚来且末时,她那圆润动听的嗓音,流利的英语吸引了所有的学生。当时由于学校英语老师短缺,她一个人带了三个班的英语课,每天至少连续上三四节。且末的学生英语基础差,需要老师一遍遍领读;为了准确了解学生掌握的情况,她每天都和学生谈心交流,不厌其烦地讲解。学生们的成绩越来越好,可她的嗓子却越来越沙哑了。为了不耽误课,她以为休息几天,简单吃点药就行了。可谁知,这一拖,竟恶化为声带小结,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的音色。老师说,她多希望自己女儿的童年里也能有妈妈讲的动听的童谣,绘声绘色的故事,然而这已经却成了一种奢望。

刘庆霞,保定学院2002届中文系毕业生。2007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远在新疆工作的保定学院化学系毕业生周正国,在了解了周正国的经历后,她毅然辞掉了内地的工作来到了新疆。可两人结婚刚一年,刘庆霞就要到千里之外的北疆边陲塔城任教。从此,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我们无法想象她独自经历了怎样的艰辛:那时,刘庆霞带两个班的语文课,课间还要急匆匆赶去给孩子喂奶,放学后赶紧把孩子接回来,做饭,洗尿布,收拾家务。有时她觉得自己都快坚持不下去了,就一个人躲到被窝里偷偷地哭。丈夫安慰、鼓励的电话让她想到当初的选择,第二天擦干眼泪又开始了新的忙碌。刘庆霞说,因为选择了边疆,就意味着别离。选择了教师,就意味着担当。

现在,回想起那段岁月,周正国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是儿子。从2009年四月孩子出生,直到2010年寒假,周正国才有机会到塔城见到儿子。当儿子含糊地喊着“爸爸”扑向他怀里时,他一把将儿子抱起,紧紧搂在怀里,哽咽地说“儿子,爸爸来了, 爸爸不好,爸爸都忘了你已经八个月了,都会叫爸爸了。”短暂的相聚之后要开学了,周正国不得不重返且末,因为那里还有更多的孩子在等着他。而从那以后的很长时间,他的孩子一见到戴眼镜的男人就追着人家喊爸爸。由于庆霞忙于教学,他们的孩子一岁时,腹部被开水大面积烫伤,为了不影响丈夫带学生备战高考,刘庆霞没有通知他,自己一个人抱着孩子去医院,医生看了孩子情况后边治疗边骂:“你们做家长的怎么带孩子的,孩子烫成这样,再来晚点就很危险了,知道吗?孩子爸爸呢,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一个个平凡的人,一个个微小的梦想,我们用自己的付出,成就了边疆孩子们的梦想。我们深知:追梦的道路崎岖漫长,但那颗追梦的心,永不彷徨!

坚守的快乐

且末县四千名师生的中学没有一名心理咨询师,也没有心理健康课,侯朝茹是历史专业的毕业生,她深感学生们需要心理辅导,因此,从2006年起开始自费学心理学知识,并于20095月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本想可以从此在学校开展心理健康教育,但由于学校资金缺乏,还是无法实现。但侯朝茹却从2009年开始主动承担起了,学校高考考前心理辅导的任务,尽管这样的辅导没有任何报酬,但她仍然坚持开展,无怨无悔。2013年,学校终于开设了心理健康教育课程,侯朝茹自愿担任高一年级的心理辅导教师。后来,学校终于筹建了一间心理咨询室,侯老师高兴地说:“看着同学们忧心忡忡地来到办公室,经过辅导高兴地离开,尽管我辛苦,但我更幸福着。”

自从2000年大学毕业踏上且末这方热土,已经过去了十四个春秋。十四年,我们洒下过拼搏的汗水,留下了执著的足迹;在这里,放飞了我们的梦想,收获了太多的记忆。十四年,我们早已深深爱上了这片土地,早已把自己看作是一名且末人。因为热爱,我们愿意选择坚守;因为热爱,我们愿意背负师者责任,并一生为此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