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朝茹:在西部大地书写青春与梦想


    “到西部教书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里才是我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带着山里人的坚韧和年轻人的追求,去大西北丈量人生!”这是十四年前我们在校园里发出的青春誓言。200085,带着学校领导、老师们的嘱托与祝福,我们15名赴新疆且末任教的毕业生踏上了西行的列车。

接受考验

且末县,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南边缘,气候极其恶劣,年降水量不足20mm,夏天几乎不下雨,全年沙尘天气多达200多天。“且末人民苦,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要补”。刚到且末时,我们都出现了流鼻血、嘴唇干裂、咽喉疼痛等症状,恶劣的自然环境考验的不仅是我们的身体,更考验着对自己选择的坚持。

但且末人民热情、真诚,尤其那些可爱的维族孩子感动着我们。有一次,我讲课时流鼻血了,前排的学生赶紧掏出纸帮我止血,并关心地说:“老师,这里风大天干,您要多喝水。”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暖意。

最令我们无奈的是且末频发的沙尘暴天气,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春季第一次遇到沙尘暴时的情景。那天我正在上课,突然间教室昏暗下来,我惊呆了,学生喊道:“老师,沙尘暴来了。”当我想打开电灯照明时,才发现已经停电了,光线越来越暗,能见度不到2,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尘土味。学校马上通知停课,让老师护送学生回家。我们第一次遇到这样天气,心里都有点害怕。回到宿舍,井慧芳担心地说:“沙尘暴一来就要停课,这对孩子们是多大的影响呀,耽误的时间可怎么补回来呢?”那一刻,我们明白了正是且末恶劣的自然环境,所以才缺老师,从此我们更加珍惜每一天上课的时间,最大限度地把学生们耽误的课补回来。

在最初的那几年,我与内地的同学保持着联系,他们一封封充满关爱的信件和一个个问候的电话,让我坚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本来就落后的且末与内地的差距越来越大,听到的都是同学们在事业上的发展、生活上的富足,这让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不少同学都劝我,凭你的能力回来发展,你会生活得更好。有段时间我也委屈过、彷徨过、失落过,但真正让我平静下来、坚持下来的却是一个战友的离开。

那是个寒冷冬天的傍晚,我们送来自衡水地区的老师到汽车站。当时他是初三(7)班的班主任,他要离开的消息一直瞒着自己的学生,但孩子们还是知道了老师要走的消息,在凛冽的寒风里,学生们在汽车站的门口排列成整齐的队伍,眼里噙着泪花,默默地老师一次又一次挥手告别。班车徐徐开动,孩子们顿时哭成一片。当时的情景,震撼着我们送行的每个人。突然,班长哭着问我“老师,你们会不会也走?”看着他们渴望的表情和无助的眼神,我的心里一阵酸楚,同时也涌起一种力量:“不,我们会留下来,好好地教你们!”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十四年了,我们用行动兑现着对孩子们的承诺——留下来,好好地教孩子们!

责任在肩

2009年新疆乌鲁木齐发生“七·五”恐怖暴力事件以来,恐怖暴力事件冲击着每一个新疆人的神经,也冲击着在新疆工作的我们。家人的担心,朋友的牵挂,也曾经使我们动摇。但是我们都很清楚,这些暴恐分子的罪恶行径,就是要制造各族群众恐慌的心理,就是要扰乱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最终达到分裂祖国的政治目的。所以,在新疆,学校教育成了同民族分裂分子争夺下一代的主阵地。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们深感肩上责任重大。新疆的各族青少年才是新疆未来社会的支柱,我们有责任教育好他们,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把他们培养成维护新疆政治稳定、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我们的责任大于天!

心中的痛

岁月的坚守中,最让我们难以承受的是与家人分离不能照顾他们的愧疚、父母病重无法尽孝的痛苦。

“带着山里人的坚韧和年轻人的追求,我要去大西北丈量人生”,这是来自革命老区涞源的辛忠起在20008月赴疆教书时写下的誓言,十四年来他实践着自己的诺言。多年的辛勤工作,再加上气候干燥,使辛忠起患上了皮肤病和高血压,这些身体上的痛苦他都能承受,但最令他纠结的是对母亲的牵挂。2011年母亲突发脑梗,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还丧失了语言能力,再加上多年的高血压、糖尿病,老人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作为儿子,他多么希望能守在母亲身旁端水喂药照顾着,可自己的选择却注定这是一种奢望。2013年暑假,他回家探亲,正赶上母亲因为肺部感染住院,他下车的第一站就直奔县医院,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这个山里的汉子扑通跪在她面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近,辛忠起一直想从电脑视频里看看母亲的样子,可父亲总以各种理由搪塞拒绝,就是反复告诉他:“忠起,你要好好工作,家里会照顾好你妈。”辛忠起内心万分纠结,彻夜难眠,他不知道这是噩梦还是预感,现在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能看到妈妈还在病床上躺着……

青春无悔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入沙漠时看到的刻在公路牌上的标语,也深深刻在我们心里。十四年来,我们工作在边疆,奋斗在基层,已成长为学校的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多次获得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等荣誉称号,在各类教育教学大赛中屡获佳绩;十四年来,我们培养了一批批优秀毕业生,他们考取北京理工大学等知名学府,成为建设新疆的栋梁之才。回顾这十四年的从教生涯,且末这片沃土滋润了我们的成长,所以,我们更加坚信这里就是我们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

广漠的戈壁滩上,有一种植物叫红柳。红柳的根可以绵延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红柳的存在靠的就是这样的根。我们愿意做一棵棵红柳,扎根西部,坚忍不拔,甘于吃苦,平实做人,为广袤贫瘠的土地带去无尽的生命力。

我们深知,一个人的选择只有契合时代的要求,符合人民的需要,才会有意义有价值。中国的发展不能没有西部地区的发展,我们愿意选择坚守,扎根边疆,把最大的孝与爱献给西部的父老,献给边疆的孩子,献给伟大的祖国,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