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健杰:带着祝福继续人生征途


 

   从2011年7月底开始了西部计划志愿者之行,到现在在岑溪法院工作了两年多。这期间有队友相继离开,开始新的人生旅程。我是个不轻易把负面情绪表露出来的人,大学毕业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难过,实在是太沉重了,所以才选择了寄情于文字,希望借此能减轻一些伤感。

  有人问,感觉真的有这么糟吗?两年的时间,再怎么也不至于这样啊。一些队友虽说很认同,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或许也是不愿意去想吧。原因嘛,怎么说呢,首先,时间并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一些人在一次旅游的时候相遇,数天之后分别,但寥寥数天可能会记挂几十年甚至一辈子。这个虽是少数,但是我想说的是,一起经历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最难以忘怀的。做西部计划志愿者,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是志愿者队伍的一分子,就会有一个共同的愿景:要做点事情,才不枉此行。我们一行人,分别在不同的单位和乡镇服务,平时周一到周五都是在自己单位帮忙干活,市区的志愿者还能在下班之后一起出来吃个饭玩一下,跟乡镇的队友只有在周末、节假日或者有活动需要抽调志愿者的时候才能有机会聚聚。也就是在这不算多的聚会中,我们的情谊逐渐加深,成为铭刻在心里的记忆。活动的时候大家一起在大广场摆放胶凳,一起维持秩序,一起吃工作餐,做沙糖桔娃娃、玩沙糖桔、吃沙糖桔,买蛋糕过生日,做饺子,唱歌,齐聚某个单位聊天打牌玩杀人游戏,苦等补贴,互相救济,打球逛街吃宵夜,下乡家访发助学金发物资,去乡镇串门“慰问”……还有很多很多,难忘是因为回忆有分量。我们时常感叹时间飞快流逝,这恰恰是因为欢乐的回忆在岁月里满溢,淹没了时间,我们想要珍惜,因为总是还觉得快乐不够长久。

  还有一个原因,这是我们告别学校、出来真正面对社会的第一次历练,我们相互关心,相互扶持,在没有家人任何实际上帮助的时候,是队友在支持着自己,当困惑、迷惘、想放弃的时候,是队友在开解着自己。我们都在佩服着队友,在学习着队友。当要结束的时候,我们会害怕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支撑,再也没人安慰自己,“当我睁开眼,无明灯指引”,已经成为惯性的动作被剥夺,会不习惯,会手足无措。

  然后,是我想不通,相信也是大家也最不愿意接受的,这次一别,尽管怀着以后再聚的期许,但是可能有些人真的很难再见到了。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大学同学还好,大多数都在同一个省里工作,只有很少数的去别的地方,总有机会再见。但是我们不同,有来自湖南、广东、辽宁、山东、四川、江西、甘肃、新疆等省份,做完一到三年志愿服务工作后回到自己的省份工作,以后都各自有事忙,有不同的约束和无奈,要再聚,谈何容易,或者,一换电话,一不联系,就是一辈子了……

  但是,我还是怀有希望,终有再见的一天,我们可以为了同一个理想来到岑溪,也可以再次为了聚首踏上旅途,风雨不改,不见不散!现在我们就各自努力,带着祝福继续人生征途。

  最近有个感悟: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这个寻找的过程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