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艰苦环境中磨练自我


各位领导,青年朋友们:

    大家好!

    我汇报的题目是:在艰苦环境中磨练自我。我叫王兴月,毕业于山东广播电视大学。2006年10月参加济南市 “三支一扶”工作。现在长清区万德镇东房小学支教,教一年级全部课程并兼任班主任,还有三、四年级的英语课。

    “我愿做一滴水,我知道我很渺小,当爱的阳光照到我身上时,我愿毫无保留地反射给任何人。”徐本禹,一个执教大学生的典型,用稚嫩的肩膀,扛住了倾颓的教室,扛住了贫穷和孤独,扛起了本来不属于他的责任。徐本禹的毅力和善良感动着我。作为一名新时期的大学生,我们有义务奉献爱心、有责任支援农村教育。“三支一扶”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2006年10月份,在经过短期的培训后,我被分配到长清区万德镇东房小学。汽车行驶在去学校的路上,透过车窗,我看到的是弯弯曲曲、高低不平、尘土飞扬的山间小路,路边满目的荒山。出征时的热情顿然沉了下来,心里有些发慌和忐忑不安。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车在一所学校停下了。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啊,挂在半山坡,三面耸立的大山,更显出这所学校得孤单和黯淡。村长向我介绍:这所小学海拔800多米,翻过南面的山就是泰安,距济南市80公里,离县城也有50公里。原来学校是几间草屋顶的危房,为了不让村里的孩子到8公里以外的学校上学,村领导和学校克服重重困难,多方筹集资金,于2003年翻建,学校共有78名学生,4个年级,3名教师,且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因为缺少老师,一年级的孩子们已经两个月没上学了。听到这里,我出征时的热情早已降到了冰点,让我这般失望。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吃饭成了一个大问题,学校没有食堂,除中午饭外,需要我自己生炉子做饭。每次点炉子,都要两三次才能点着,弄得屋里乌烟瘴气,饭也煮不熟。特别爱吃肉的我,一个星期也见不到肉的影子。农村5天赶一个集,买菜要走8华里的路。初到这里的我人生地不熟,没有时间跑那么远去买菜,就吃煎饼咸菜或是下面条,后来是热情的乡亲们每次赶集时帮我捎点菜。

    最让我难以排解的,还是夜深人静时的那种孤独和害怕。一到晚上,空荡荡的院子,就剩下我一个人住在学校里,四周一片漆黑,耳边只能听到山风呼啸和山羊野猫凄凉的叫声;在下雨的时候,电闪雷鸣,吓的我用一张桌子顶住屋门,好像随时都有人要闯进来。漫长的夜晚,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更没有人和我说话,唯一的伴侣---收音机也收不到一个音质清晰的电台。寂寞和恐惧笼罩着我,我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然后抱着课本一遍一遍大声地朗读。每当我想起喧闹的城市、家中的父母、朋友、同学们时,我的心中就涌起一种酸酸的感觉。

    来这里的第一个星期,由于生活上的不适应,再加上害怕晚上又睡不着觉,我就病倒了。学校老师看到我日渐消瘦的样子,心疼的问我:“小王,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我把夜里睡不着觉的事告诉了他们。对此,校领导在经费紧张的情况下,给我安装了防盗门,“装修”了宿舍,吊了天花板,粉刷了墙面,晚上还派人陪我聊天,请我到他们家吃饭。我心里踏实了许多,慢慢地坚持了下来。

    冬天到了,我又面临着新的挑战。早上9点多钟才能够见到太阳,下午2点多钟太阳就消失了。气温要比市区低很多,最冷的时候,可达到零下十七八度。以前在家的时候,只需穿毛衣和羽绒服就可以过冬,而在这里,我又穿起了闲置了多年的棉袄棉裤,而且外面还要再加一件羽绒服,即便是这样,仍能感到北风直往骨头缝里钻。晚上睡觉时害怕煤气中毒,就不敢生炉子,只能盖上三床被子,而上课时手冻得红红的,连粉笔也拿不住。

    再接下来,我又面临教学上的挑战。我执教的第一课是汉语拼音复韵母。一开始我就一遍又一遍地领读。一节课下来,嗓子都喊哑了。结果一检查,全班16名同学只有6人能认读下来,这可急坏了我。原来满怀的希望一下子变成了莫大的失望。回到办公室,我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长长地叹了口气。校长看出了我的忧虑,对我说:“别着急,慢慢来。山区的孩子见识少,接受能力差,上起课来是有困难的,你得慢慢地找感觉。”校长的一番话让我的心静了下来,我暗暗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尽办法把他们教好。本来校领导安排我的教学任务只有三、四年级的英语。可是一年级的孩子们没有老师,我主动申请担负起一年级全部教学任务。工作量由原计划的一天2节课增加为一天7节课,这让我顿时感到自己就象一个架子鼓手,上下左右都得兼顾,忙不过来。我只能利用课间10分钟休息一下,喝口水润一润沙哑的嗓子,含上几片润喉片,再用不算好听的嗓音教学生们唱歌。一天下来,紧张而疲惫,备课批改作业只有等到晚上。

    夜以继日地紧张的教学,加之空气干燥,嗓子上火,牙疼的厉害,整个脸肿得不成样子,连饭都吃不下去。但我一边输液治疗,一边坚持给孩子们上课。孩子们看到这种情形,纷纷从家里拿来鸡蛋和奶粉来看望我,天真地对我说:“老师,你不是牙疼吗?这个嚼得动。”一番话感动得我流下了热泪。不管身体上有多么疼痛疲劳,我都要坚持把课讲完。苦一点,只是身体上的,暂时的;可孩子们如果耽误了,那将是一辈子的遗憾。

    作为一名支教老师,关心学生的学习重要,关心孩子的日常生活也很重要。班里的学生时常出现头疼感冒的事,我就及时地带他们到当地的村卫生所去治疗。记得有一天,我正在上课,班里突然发出呜呜的哭声,我顺着哭声望去,是李宁同学在哭。我急忙走到他跟前,问他怎么了,他哭着说:“俺肚子疼。” 豆大的汗珠子从他额头上冒出来。可把我吓坏了,我二话没说,背起他就急速跑向村卫生室。从学校到卫生室虽然只有二里多的山路,可我感觉是那么的漫长,两腿发软,满头大汗,艰难地到了卫生室。经诊断为肠梗塞,医生立即给他灌肠,输液。孩子的疼痛渐渐好转了,我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时孩子的家长也赶到了卫生室,医生说:“要不是王老师背孩子来得及时,再过半小时就有生命危险了。”家长激动得紧紧握住我的手,两行热泪流了下来:“王老师呀,俺怎么感谢你,怎么报答你。”

    还有一次,一个同学得了急性肠胃炎,没来得及上厕所就拉了一裤子,孩子顿时大哭起来,我急忙走到孩子跟前,亲切地说,孩子不要哭,老师会帮你的。我把孩子带到厕所,一把一把地给他擦掉,附近的孩子给他送来了衣服换上,我拿着那带粪便臭味刺鼻子的裤子,强忍着洗干净晾在竹竿上。我虽然脏了一点,苦了一点,但看到孩子的笑脸,我也就欣慰了。对孩子们的关爱,换来的是他们对我深厚的感情和信赖。

    尽最大可能为山区的孩子们做些什么,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记得在课上,我问了学生这样一个问题:你们最愿意去哪里?大部分学生回答:去济南啊!这样的答案让我感到震惊,我们学校是济南的一部分,而他们却感觉济南市是那么的遥不可及。我要给他们圆这个梦。

    2007年的“六一”儿童节马上就要到来,为让这些从未过过自己节日的孩子过一个难忘的节日,我决定带他们去济南市过节。首先想到孩子的安全,我联系了两辆公交车,自费给孩子们买了小黄帽,请求中国人寿给予一百多万的意外伤害险。为丰富学生们的活动内容,我联系有关领导,让我们的孩子和市少年宫的孩子一起过节,并免费游览了趵突泉公园、省科技馆。市人事局还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午餐。“六一”这天,所有的学生都那么的高兴,兴奋的连午饭都舍不得吃。回到学校孩子的家长高兴的来接自己的孩子,还一直说着:真好啊,真好!虽然苦了一点,累了一点,但看到孩子的笑脸,我也就欣慰了。

    对孩子们的关爱,换来的是他们对我深厚的感情和信赖。我还清晰地记得,每次我从家回来前,学校门口总是有几名学生左顾右盼等待我的归来。他们是担心我不回来啊!当有关领导看到这里条件这么差,想把我调到条件较好的学校去。不知这个消息怎么传到了学生们的耳中。一群孩子抱住我哭着说:“王老师,我们不让你走,我们离不开你,你走了我们怎么办?”那一刻,我被深深的打动了。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群善良的孩子们。岂只是他们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们啊!

    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更让我感受到了来自各级领导的阳光般的温暖:为了让我睡眠更舒适,校领导给我拿出厚海绵垫子,铺在床上,专门为我购买了炊事用具,村书记把自己舍不得用的奖品--电锅,送给了我。省、市、区、镇各级领导给予我很多关怀、鼓励和支持,特别是市人事局的领导还亲自送来了电脑、电视、打印机等……这一切让我感到我没有任何理由离开这里,我必须加倍努力回报关心我的每一个人。

    经过近两年的锻炼,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略显娇气的女孩,身上少了几份浮躁,多了几份稳重。随着我不间断克服困难、不间断奉献爱心,我的事迹也被各种媒体多次报道,我先后在济南市做过3次典型事迹报告,2007年10月又在长清区10个乡镇街道作了先进师德巡回报告。我先后被评为“济南市杰出志愿者”,“长清区志愿服务道德模范”,“万德镇十佳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所在的学校被列为区教育局师德模范培训基地。

    山区的孩子需要我,山区的教育事业需要我。虽然在这里,环境条件差一些。但,今天的我已不再感到孤独,因为,这里有78双渴求知识的眼睛看着我,有很多家长期盼着我,还有各级领导时时刻刻关心着我,我有责任和能力给这所希望小学带来新的希望,我一定要把青春献给山区的教育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