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困扶贫献青春 爱心永驻在基层


各位领导,青年朋友们:

    大家好!

    我汇报的题目是:帮困扶贫献青春、爱心永驻在基层。我叫时媛媛,2006年7月毕业于济南大学,同年10月参加 “三支一扶”工作,服务于槐荫区段店镇周王办事处,我的工作重点是文秘、统计以及民政工作。

    很多人问我参加“三支一扶”的原因,其实我在上大学的四年里一直都有一个愿望。我出生在80年代,国家给了我九年义务教育,我又接受了高等教育,但是我没有当过兵,没有为国家尽过义务,我希望能有机会弥补这个缺憾。我希望自己能用一种方式回报祖国,回报社会。我想我是幸运的,“三支一扶”计划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的人生变得完整。 2006年10 月刚刚大学毕业的我,毅然选择了做一名“三支一扶”工作者,听从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到基层去、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为了做“三支一扶”工作者,我放弃了一份在大城市里已经安排好的优越工作,放弃了家中优越的生活条件,也放弃了随父母出国的机会。非常支持我的父亲说,“孩子,去吧,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值得。”

    乡镇工作的特点是,量大面广、任务重、要求高,人手少,一个人顶几个人用。我到基层后接手的第一个任务是,对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人口及财产损失情况的调查工作。由于这项工作涉及的年代久远,情况复杂,我动脑精心设计出了多种调查方案,放弃周末休息时间,走村串户,挖掘整理出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本辖区内18例日军残害中国百姓的资料,对揭露日军侵略和残害中国人民的罪行又提供了新的有力证据,并且保质保量地提前完成了任务。

    农业普查和居民住房普查工作是国家要求很严很准确的一项任务,国家所出的有关数据,就是由我们基层工作者逐人逐户的调查生成的,来不得半点虚假。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与同事们密切配合,完成了该区域一万三千余人的普查工作。当时已经是寒冬腊月,在城市里也许只有零下八、九度,可是在农村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农村的冬天比城市寒冷许多。城市的优越生活与之形成强烈的对比。那些日子我每天七点就开始奔走于农村的户外,晚上七点多才回到市区的家中,这两者之间的温差足有十多度。白天冷,冻得脸通红。晚上回到暖气足足的家中,一下子又会适应不了,脸也烧得通红。服务单位没有车辆,我和同事们一起在寒冬里骑摩托车每天奔走于乡间开展工作。那些日子,冬日里凛冽的寒风透骨的冷,每个女孩都想把自己打扮地漂亮些,但那个时候,我已经顾及不上这些了。一件军大衣裹着我度过了那个冬天。我常常会想,这是我有生以来经历的最冷的冬天。挨家挨户的入户调查,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顺利。有些农户认为普查工作于自己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对这项工作不支持、不配合我们的工作,甚至个别农户拒绝我们入户。当碰到这样的情况时,我首先亲切真诚的与他们沟通,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通过我详细的解释大多数群众给予了支持、协助了调查。我还积极与十七个村的村“两委”和区下派干部搞好协调,请他们帮助信息审核,确保农业普查和住房普查的各项数据完整、真实、准确。

    完成了普查工作,领导有让我接手了民政工作 ,帮困扶贫是民政工作的重点之一。为了摸清底数,找到工作的着手点,我挨家挨户的进行了走访,发现辖区内还有这样一部分特殊的困难家庭,其中两户人家的情况,让我始终放心不下。

    小李村的史祥山家,一家三口居住在村南头的树林中一间只有八平方米的房中。终日见不到太阳,冬日里格外的潮湿寒冷,家中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用品,连睡觉的床都是用砖头和破木板搭成的,晚上点蜡烛。老人的儿子多年来患有严重的精神病,却没钱治疗。发病时,经常跑到村庄里到处放火,本来就没有收入的史祥山老人还要为儿子赔偿村民的损失。我在走访中看到这一切十分吃惊,我难以接受在我们这样年代竟然还有人过着这样的生活。当我走访到筐里村,儿时因为小儿麻痹症致残的刘永元,与他相依为命的82岁的母亲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向我诉说着艰难生活,从交谈中我得知刘永元基本上失去劳动能力,为了维持生活,路都走不稳,常常摔跤的他,常年每天清晨五点就离开家出去拣废品或者乞讨,有时到了晚上十点多还没有走回家。而他的老母亲就天天站在村头等待着残疾儿子平安归来。肢体极不灵活的刘永元生活上也难以自理,用他老母亲的话讲:“就是做好了的粘粥也盛不到碗里、喝不到肚里。”看到这些,我觉得我应该为他们做点事情,我们“三支一扶”工作者“到基层去、到农村去、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就是为了践行“服务奉献”的誓言。在一定意义上最实质的内容就是要为农村的父老乡亲多做好事、多谋利益,特别要千方百计地为基层贫困人口、贫困家庭做奉献。为了能让他们过一个温暖的寒冬,2006年12月底,我在服务地段店镇周王办事处辖区的十七个村开展了一项助残贫送温暖活动。我动员了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个人也拿出生活补助费,筹集了3千余元,购买了崭新的棉被、食用油和面粉等,于新年前,送到生活特别困难的十四户残疾人家庭。刘永元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含着眼泪激动的握着我的手直说“共产党好,毛主席好!”。这位农村老人的话虽然简单平实,但是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老人发自内心的感谢。或许社会上有些年轻人会认为这句话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发展。但是我们每一位在基层工作过的人都能理解,这就是一位农村老人发自内心最真挚的感情。我认为能够让基层百姓夸“共产党好!”就是群众对党中央派我们这些年轻的“三支一扶”工作者服务基层、服务基层人民这一决策的肯定,也是对我们“三支一扶”工作的肯定。为了使刘永元及老母亲生活有个依靠,我逐个到他们亲戚家走访,终于做通了一位亲戚的工作,将他们母子二人接过去一起生活。

    建设农村两委班子是使农村基层脱贫致富的最大希望。07年换届选举工作恰是当年服务单位全年工作的重头。根据区、镇的工作安排,服务单位辖区要在11月底完成村两委的换届工作。下属17个行政村,涉及村居较多,时间紧,任务重。选举期间,都是天还没亮,就要去布置选举会场,由于很多的村子还没有通公交车,我常常是步行到村中参加工作。最远的那个村要步行将近一个小时才到村委大院。那时候天还是刚刚蒙蒙亮村庄里还没有一个人出来,走在安静的乡间小路上,一个做伴的人都没有,突然窜出来的大狗吓得我不知如何进退,慌乱中跑进了庄稼地里,踩得满脚都是泥,当时心情都有些懊恼了,有些委屈的感觉,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可是走到工作地点之前还是努力的稳定自己的情绪,面带微笑投入工作。在选举工作中,做的最多的就是为了防止产生废票,需要一遍一遍不停的给百姓用最通俗的语言解释如何填写选票,农村群众有时理解能力不强,很简单的问题有时甚至要耐心的讲三五遍才行,即使是这样,也难免有个别的村民会对我们工作人员产生误解,怀疑我们服务的工作人员的立场,怀疑我们是要给什么人或者帮派来拉选票才这样热情服务的。有几次就曾经有偏激的村民,因为对我们的工作有误解而对我们谩骂或者推搡的。我自己也遇到过不止一次这种情况,但是为了选举工作的稳定进行,也只能忍耐下来,做好本职工作,该说的事项还是一样不能少的解释到位。将近两个月的选举期间,每天午饭都是等到两三点钟然后泡杯方便面或者是烧饼夹着榨菜凑合着解决。在我们的努力下,我们辖区在全镇第一个完成了所辖村居的换届选举任务,没有出现任何差错,受到了领导的好评。

    两年的服务期过得很快,想要为我热爱的这片土地留下希望的种子。我明白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我在尽我所能的同时,还与驻济高校的在校大学生志愿者队伍联系,把一支专门关注农业、农村、农民的大学生志愿者组织引进到服务地,将建立一个由“三支一扶”志愿工作者和在校大学生联手互动的志愿活动基地。让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基层、服务农民,关心帮助还在受疾苦老百姓。让我的爱心在这里撒下希望的种子。

    要说做“三支一扶”工作者不苦那是假的。生活中的困难也使我常常掉眼泪。选择了“三支一扶”,没有随同父母一起出国,大哥哥在国外对小妹妹的照顾已是鞭长莫及。二哥是军人,工作性质的特殊,使我们也不能常常联络,曾经是家中娇骄女的我,一下子变得所有最亲近的人都不在身边。每天下班回到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家里,远在国外的父母,和在座的每一位做过父母的人是一样的心情,每天牵挂的是,从小没离开过他们的小女儿能否吃上一口热饭。这些付出,使我觉得2006年的冬天好冷。特别是过小年的那一天晚上,当时正是农业普查和居民住房普查工作最忙最累的时候,晚上七点多回我才回到只有我一个人的冷冷清清的家中,看着窗外闪现的烟花,我终于知道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苦衷。就是这一年的小年,我第一次没吃上小年的饺子。那段日子里环境的改变、生活的不适应、繁琐的工作、从未有的孤独、甚至失落,击打着我。但回头想想“三支一扶”的誓言,想想服务工作的座右铭,年轻的心,沉甸甸的责任!我们80年代出生的孩子绝不是娇生惯养的一代,绝不是吃不起苦的一代。我不可以退缩,绝不可以给“三支一扶”工作者丢人。想想服务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的关爱,想想天冷的时候,办事处的大妈怕我冻着,一有烧开的水,自己不喝也要先给我冲个暖水袋抱着。是她们一声声闺女、一声声媛媛,叫热了我的心,将那些忧愁冲淡了,使我又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我想这应该就是人间至真、至爱、至纯的力量吧!虽然冬天那段我最难熬的日子里,每天往返于城市的家里和农村之间都是个考验。但我变得坚强了,乐观开朗了。我常对自己说这么艰苦的环境我都挺过来了,以后还有什么困难,难得倒我!

    “三支一扶”工作虽然很苦、很累,但我从不后悔自己参加“三支一扶”的决定。我坚信,做三支一扶工作者的人生经历,将是我一生最为宝贵的财富。